从五四青年联想到如今天朝网络之怪圈

May 5, 2020, 11:29 p.m.

24

阅读

RewrZ

作者

0

评论

# 从五四青年联想到如今天朝网络之怪圈

刚过的五四青年节,你快乐吗?你还青年吗?

想当年的青年,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看现如今的年轻,也就只能指点他人的江山,激昂骂人的文字。

更猥琐一点的,就只对某些人的言行指指点点,激昂发表 Politics 正确立场,最好能跟其他战友形成合围之势,大骂对方傻逼,似有什么深仇大恨,恨不得通过数据网络隧道从对方的屏幕中钻出来,男的干掉,女的奸掉。

这没什么,键盘侠,安全嘛!而且还 Politics 正确,这才是最重要的,戴上臂章,扣上帽子,师出有名,替天行道。

——这也是我为何最近几年没有在网络上发过文字内容的原因之一。

这实在不是一个适合随意发表个人观点和意见的时代,很容易就因一句话一个词,甚至什么都没说,就会上升到“三观不正”,被“划清界限”,更糟的是上升到“ Politics 不正确”的层面,对你造成全方位的毁灭性精准打击。

现圈内社交网络之怪象

或许是受到二次元的“毒害”,我很喜欢吐槽,特别是如今这个被戏称为网络文革 2.0 的时代,无良媒体、标题党、网红、短视频、快餐文化(连正经的学习也已变成快餐)、杠精、遍地直播、泛滥卖萌、敏感词、小粉红、战狼、美颜、只看脸、渣男暖男、高潮潮吹、女神男神、 Politics 正确等等等等,这些从巨型酱缸中化学反应发酵而出的种种泡沫,反倒是形成一副幸福繁华的假象,有着各种奇葩的言论和事情,天天上演着对骂、围攻、贴标签、表立场、扣帽子、带节奏、造谣和辟谣,实在是精彩至极,每天都有好多可以吐槽的素材,但我每天都得强忍住要吐槽的冲动,实在是压抑、憋得不行。

我可是很喜欢像鲁迅那样喷人的啊!不能喷,又没有其他可以转移我注意力的新鲜玩意,实在是太痛苦了。

虽然我已经不用什么扣扣微勃贴巴之流的东西,但不可避免的,总会接触到相关的信息素材,例如百毒搜索(我朝网络通畅的前提下,暂时还找不到替代品)、危信、逼里逼里、同事好友之间的聊天之类,甚至在一些小众的社交应用上,竟然都能看得到这些玩意。

例如已经被卖了同时还被墙了的趴窝,里面就有不少我朝内勤劳的搬运工每天把微勃危信怪圈内的各种演义截图放到上面去。美其名曰:备份。

???

现在他们好像还流行黑人问号。

强制实名下的变相隐私

加上现如今的天朝网络,除了各路妖魔鬼怪竟可以合法合理地在大后方大显神通,拼命采集并上传你那点可怜的隐私数据而不用你主动上报身份证之外,其他要通过公共网络进行传输信息的,都必须主动上报实名信息才能给你使用。

一边高呼着说要保护隐私,另一方面又各种手段强制实名,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收集采集客户信息,形成大数据交互比对验证,除了指纹识别还上声纹识别、人脸识别等各路高科技,这种前台匿名,后台实名的做法,完全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外宣说是为了打击犯罪,减少电信诈骗,“净化”网络空间,保护屁民的各种权益等等漂亮话,实际上犯罪诈骗并未见有所减少,照样猖狂,各种新招层出不穷,“净化”网络空间除了变成了“顶支持威武有希望了、厉害了他们的机器”,也不见得有什么成就。反倒是越来越多人因在网上说了什么“不正确”的话而被精准打击。

总之千万记住,这个时代,我们能口吐“芬芳”,但千万别口吐“真言”,以免祸从键盘出。圣人尚且有误,我们的“真言”可不是都是“正确”的。

过分的版权攻势

再有一个就是过分的版权操控手段,这对于二次元爱好者来说是个非常严重的灾难,加上机器严厉的各种限制政策,现如今几乎都见不到曾经百花齐放的动漫论坛和圈子,不是被上色,就是被拆家。例如被朝内吹成二次元网站代表的逼里逼里,早已变质且越发地恶臭,自称二次元简直就是侮辱,在完全的商业化和 Politics 化下,不说是次元界的耻辱就算了,竟然还被捧为座上神。

我都忘记了自己有多久没看过新番,多久没下载、没听过新的动漫歌曲。如果要通过这些正规的渠道去获取,我不但需要付出时间、金钱的代价,更要出卖自己的身份信息,自己的各种习惯、嗜好等数据,最后得到的只是一个经过审查、“修正”、剪辑过的多轮转手货。

以往论坛、博客可以自由地张贴的一些没有获得作者授权的图片、音乐,并没有受到有什么指责甚至是追究,现如今也被各路大仙盯紧着,到处充斥着义正严词的版权主张、讨伐、宣导,仅仅只是一些私人的非商业使用,并不会对作者造成什么实际性的伤害,又何必这么计较呢?又有谁真的能够一辈子完完全全没有涉及到版权问题的呢?

被遗忘的互联网精神

以上内容可能涉及到了一些 Politics 相关,这只是不可避免的,其实我个人并不喜欢 Politics ,以前喜欢历史也被后来的现实打成猪头,现在可以说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了。我只是个 IT 爱好者,一直关注着互联网的安全、隐私问题,个人也一直没忘记互联网创立的初衷:“互联网精神”——即:开放、平等、协作、分享。

但现如今这样的网络,这一系列的骚操作,完全是跟互联网创立者的初衷背道而行。

或许,这只是意味着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吧,不,我从未有过时代,时代也从未属于过我,这是“他们”的时代,时代永远都是“他们”的,世界也永远都是“他们”的,只是“他们”的一个时代过去罢了。

而我,只是一个路人。

时 May 5, 2020, 11:29 p.m.

By: RewrZ

分类: 博文杂记 标签: 随笔杂文

吐槽区

点我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留下一个吐槽
mode_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