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有生之年我都会继续骂天朝教育和天朝电信

发布于 2012-12-04  36 次阅读


在我有生之年我都会继续骂天朝教育和天朝电信,因为它们带给我很多很大的伤害。

不仅仅是这两个。

天朝移动屏蔽升级了,谷歌的英文首页都上不去了,用opera手机浏览器上不了谷歌搜索,提示远程服务器被关闭。我说的这个opera绝不是那个所谓的欧鹏。

天朝就喜欢盗版或者山寨国外好的东西,误导大众的同时,服务还特别差,弄得一群不知真相的民众还以为国外的这个东西真差,还不如国内做的东西。

然后愚民成功。恭喜恭喜。

我本来对其也没有这么深的仇恨的,一直也是随它去吧。但慢慢地发现它越来越贱,越来越不可理喻,已经严重影响到自己的生活。

还问什么“你幸福吗?”幸福你妹夫,你们就性福了。连最基本的民生问题都没得到解决,连“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讲到的几种人类的基本需求都无法满足,还谈幸福毛线。

就只会欺骗。

本来以为“大学”这种东西很牛很好的,从懂事开始就被这种思想所淹没,一心只想着这辈子的理想是考上大学。

然后侥幸考上了,通过三重门了,才发现被欺骗了。被欺骗了整个青春期。严重的欺骗感,真幸福死了。

大学就要结束了,结果发现浪费了又一个时间段,这本是人生再也不会出现的年轻阶段,现在又全部荒废了。什么都没有得到。什么都没有。失去的,却是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从小学到高中,唯一一科从来都不会低分的语文,唯一一科在高中所有科目成绩都掉,唯独它死死支撑着的语文,现在也被完全埋没了。大学不需要语文。它需要的是英语。它需要的是各种乱七八糟的社交滥交杂交性交。鲁迅先生弃医从文拯救的中国!

我对语文的感情并不是喜欢的,我其实很讨厌语文,凡是天朝教育的东西都觉得特别讨厌,恨屋及乌嘛。我讨厌语文考试,讨厌它的伪答案,讨厌它的阅读题目,讨厌它的默写。我喜欢的是写写文字,不按它们规定的八股文式的规矩写,我也喜欢诗词,我喜欢做阅读题答案是自己的真正想法,而不是伪答案。

还好,教导我的语文老师虽然也强迫着我按着“规矩”来写“作文”,但同时她们也给我写“文章”的余地。高一的语文老师晚修时叫我出去,支持我写下去。那是我第一次写小说,一个短篇。

什么议论文记叙文等等体裁我都忘了,几年没写作文,就什么都忘了,也就是说,浪费时间浪费青春浪费金钱去学了一堆没用的东西。跟以前的“科举制”没啥区别,不过冠以“应试教育”的“美名”。现在连“议论文”都不知道怎么写了,什么前后呼应,中心论点,承上启下,开门见山什么的。死板的写作方式。

我挺喜欢周记这种东西,初中的语文老师经常要我们写周记,我写周记无非是扯一通有趣的东西,跟“作文”完全没有关系,现在再回头看我以前的周记,觉得实在很好看,比那些所谓名人名著都好看有趣得多。高中的语文老师也叫我们写周记,不同的是为了高考的议论文,她们偏要我们写个什么名人事例,然后以此议论。每次议论我都充满讽刺,或者反面来说,弄得老师每次都在文章后面“大发雷霆”,说我要讲正面,不能离经叛道。

其实我那些文章议论得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只不过他们规定了一切,我们只能照着他们规定的去做才是对的,否则就是错的,我们不能有任何不同的想法,但是却又要我们捂着良心说:他们允许我们有任何不同的想法。这令我觉得很悲哀。不过我个人倒是觉得这“应试周记”十分有趣,还想着能跟老师来个“笔战”什么的。不过最后她都不鸟我。

不说了。

除非注明,本博客所有内容 由 秒速340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未本地化版本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