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幻夜神天侧—第一卷:天降之物(三)

发布于 2012-09-21  54 次阅读


每个故事都会有个背景,但是游星没有背景,他只有背影而已,而这个关于游星的故事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背景,而硬要说背景的话,那就是这个处在一个叫地球的星球中的一个叫中国的国家中的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小镇一处而已。

从校门出来的游星,回首望望这呆了三年就荒废了自己三年青春的所谓人人向往的重点中学,不禁由原来的大失所望转变成绝望。他叹了口气,拉了拉沉重的书包,转过身没有任何留恋地踏出一步,淹没在人群中,没有再回头。

吵杂的城镇道路上的欢声笑语是那么的刺耳,心里压抑着几年的痛苦,在这欢笑声的刺激下变得肆虐,心脏几欲炸裂。忍着内心的痛苦,微皱起眉头,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欢笑是别人的,快乐是别人的。他,什么也没有。不,只有痛苦吧。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快乐过,从有记忆以来就一直生活在不幸之中。

“唉,痛苦啊……”

游星自暴自弃地说着口头禅。

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在几乎个个结伴而行的人群中,显得是那样的孤苦。他的身影,隐没在人们的笑语、身影中......

走着走着居然踩到了狗屎,游星眉头紧皱心里极度不爽,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踩到狗屎。旁边有一草坪,游星将鞋子放在草上擦,忍不住口中同步道:“擦……”

旁边一位交警正在无所事事走来走去,刚好听到游星说“擦”,还以为游星爆粗说脏话,连忙走过来教育游星道:“喂!看你校服你不是琴修全中学的么!本区的重点,你还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脏话?你老师没告诉你本区正在申请全国文明城市的么?所有不和谐的东西都要和谐!”

游星本想说“老师说的时候我大概还在梦游呢。”但话到嘴边又不敢说出口。他将鞋子在草上擦干净刚好要走,谁知不知踩到什么东西脚底一滑往后就倒,游星这次虽然拼命让自己保持平衡,但右脚还是身不由己的为了保持平衡而乱伸了一下。

这本是很平常的事,谁知那“黄金右脚”什么地方落地不好,偏偏踩到那个交警的脚上面,游星连忙道歉,交警刚要爆粗骂人,突然忍住,往自己的脚一看,上面居然全是人屎……原来游星刚刚又踩到屎,这次是人的……

两人静默了两秒。

交警大喊:“我操!”电棍已经出手,游星大叫“本当にごめんなさい!(真的很抱歉!)”拔腿就逃。交警哪里会听得懂游星说鸟语,他连初中都还未毕业,家里的小孩也只能看国产动画,日本话更是听都未曾听过,况且现在正是抵制日货生产二货升级骚货的鼎盛时期。他见电棍打不中,一边追着游星一边联络他的交警兄弟们,还想要抽出自己的皮带耍一耍“五节鞭法”。

游星吓得要死,这次撞板撞到铜墙铁壁了,想到可能大后半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当下更是拼了小命跑。他平时体育很差的,跑步更是吊车尾,连女生都比他厉害,这个时候他拼命飞奔,速度居然快到交警都追不上。当时刘翔正在接受采访,回答着记者们的提问,突然看到一狼狈高中生狂飙忍不住脱口而出:“比我还快呢!”后来这句话还被引用来做某皮炎平广告。

当晚琴修全中学上了国内各大媒体头条。题目为:高中生泼粪交警成功逃,刘翔接记者采访叹不如。随便提一句,记者也只拍到了游星的背影。

当时游星跑了十几条街终于摆脱了交警的“追捕”。这样乱跑乱窜,游星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他本来就是个白/百痴,其中一痴就是路痴,对于自己的家乡的路都不认识。

吵杂的街上传来的都是像“死了都要爱”之类的流行歌曲,游星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绝大多数人特别是现在的新一代祖国的未来祖国的花朵儿都喜欢听这些死爱烂爱的歌,后来才发现原来流行歌绝大部分不是说恋爱的就是爆粗的,不是脑残的就是发神经的,这正好符合现在绝大多数2B青年的性格喜好。

城镇不远处有一座被荒弃的山,不知有多久没有人去过,山腰上观光的看台上,由于每天日晒雨淋,铁栏杆已经锈迹斑斑。听说不久后就要被挖平了,世界上最神秘的部门——有关部门一边向人们拼命宣传要保护环境,一边又拼命破坏环境,只为了那宇宙第一的ABC。

那座山坐落在城镇中心,原本是用来做公园的,后来不知哪位有才的领导要开发此地搞房地产,原因是公园是免费的,而现在的楼价飙升,正好可以带动ABC增长。

路边的某个地方传出XXTV的新闻报道,说我国的ABC成为全球第二了。有个学生不知为什么特别兴奋,大概是非常爱国吧,一手拿着个忽悠球一手拿着个爆船陀螺,书包上还挂了一辆二驱车,游星知道那是河马浩的冲动尖锋,见他兴奋地满脸通红好像刚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跟其他的几个同学大吹特吹道:连那狗日的都不是我们对手了。

游星爬上山,站在那已经很久没有人光顾过的看台上,游星对着夕阳,泪水就怎么也忍不住模糊了双眼。如果他有一点点幸运的话,那他就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了吧。他的世界,什么都没有。硬要说有的话,只有孤独、寂寞、悲伤、痛苦、不幸、不甘、怨恨、愤怒。

在他生命中没有出现那种人,那种能够指引他,引导他,关心他,爱护他的人,就连看着他的人都没有,完全就像完全没有任何存在意义的存在。

这几年的内外煎熬,确实使他很脆弱很疲惫,刚成年就已是老年的样子了。唉,少年白发还能说是外星人来安慰自己,少年皱纹就只能告诉自己其实已经有46亿岁,因为练了天山童姥的武功返老还童于是变成现在这个不死不生的死衰样。

真的存在天理吗?苍天真的有眼吗?

问天天不应,问地地不灵。问人呢?根本就没有人!

本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乌云密布。

下意识地去拿伞,却发觉不知什么时候伞已不翼而飞。可笑。真是讽刺。

怪不得好端端的怎么会下雨,原来是游星身上没带伞。这已经不知是多少次了。那天似乎看着他带没带伞来下雨的,而且准确率高过高达,令中国的天气预报都自卑得要死。他有时甚至会想自己以后或许可以去好好干那个天气预报,甚至可以不用射干冰增雨,直接不带雨伞就行了。

真像是一个受咀咒的人。老天也不放过,我究竟犯了什么错,还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王八蛋?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罪?一种bug?

游星苦笑一声,外人看去只会认为是青山跑出来的某个傻子,然后拿着手机调到摄影模式,等待着游星这个傻子拿刀砍死几个人,拍下来以后一边报警一边爆料给《明日痴线》或者《后日关注》。

雨,下了。

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也被厚厚的乌云遮盖。

天黑下来了,远处似乎传来闷闷的雷声。

有谁会想到这里还有一个被舍弃之人呢。现实是不会从天上掉下个伊妹妹的,也就只有二次元世界才会有废柴男角在垃圾堆里都能够捡到个超可愛い人形电脑的剧情。

望着不远处亮得令《骑魂》中的塔紫亮也自叹不如的城镇,心里有点空空的。脑里、肚子里也有点空空的。啊...饿了......

吧嗒、吧嗒...雨,突然下得更大了......

视野也变得模糊,是眼睛模糊了,还是眼镜模糊了,还是脑袋模糊了,亦或是由于下雨的原因世界都模糊了?游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除非注明,本博客所有内容 由 秒速340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未本地化版本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