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幻夜空天策—第一卷:什么都没有的世界(二)

发布于 2012-10-28  78 次阅读


02

世界真的是很不公平很残忍的,路人癸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说出来就已经要退场了。

这并不是因为剧情的需要还是什么的,而是他实在是不想跟任何东西扯上关系。

永远就自己一个人就好了,世界末日都不关我的事,同样的,自己的事也不用任何人管。

路人癸一言不发就要绕道离开这个诡异的空间。

这个空间确实是诡异的,根本就像跟外面的三次元世界隔绝一样。

但是,相对比于三次元的黑暗与残酷,这里还是多了一种名为“恐惧”的真实。

所以路人癸虽然很讨厌三次元世界,但是那里最起码没有这种肉眼看见的怪物存在,路人癸决定自己还是滚出去,回到那个黑暗的世界。

一步一步地走着,心脏还在紧张地跳着。因为那个怪物正用那双紫黑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就像猛兽的眼睛总是对活动的东西特别敏感一样。

真是晦气啊,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倒霉的呢。好不容易外出一次都会遇到这些常人都不会遇到的糟糕事情。

动漫小说上男主角不是每次外出都能捡到意外的宝物或者萝莉抑或人形电脑的么。我为啥会遇到这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啊。

路人癸心里一边吐槽,一边将精神集中在四周,就快要离开这里了吧。

可是事情总是会向倒霉的一方发展。

路人癸贴着墙边就要绕到拉克斯的后面了,只要到了那里,就全速逃跑,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路人癸右脚刚刚踏出一步,突然,一只手从路人癸脚下伸了出来。

路人癸忍不住倒吸了口气,忙把右脚收回来,说时迟那时快,拉克斯大叫一声:“臭小子哪里跑!”拉克斯整个巨大又可怕的身体就像加满油的奔驰车一样直撞向路人癸身上。

几乎同一时间,天籁双手持剑大叫一声,双脚踏在地上猛一发力,整块地面爆开,一个绯红色的光圈一闪而逝,如同加满速度的法拉利一样,“轰”地一声也撞向路人癸。

路人癸在这千钧一发的时间里只做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恐惧。

轰!————

庞大的冲击波将两面的墙全部拆毁,路人癸被跟着墙弹飞,那只抓住路人癸的手被冲击力给扯断,但手掌还是死死地抓住路人癸的“李宁牌”鞋子。

拉克斯被天籁斜来的冲击给撞飞了十几米,一堵堵墙都被撞出一个大洞。

路人癸神情恍惚,只觉得好想吐。他挣扎着要爬起来,脑袋里的脑浆就好像正宗的浆糊那样纠结,反应迟钝,只有一个“爬起来”的想法。

突然手被什么东西抓住,一道力带领着他跌跌爬爬地跑着。

烟尘四散,拉克斯“咳咳”地咳了几声从废墟之中走了出来。

“原来如此,在我的注意力分散到那小子的身上的时候她就在蓄积力量么。”

拉克斯吐了几口血在地上。这家伙的爆发力还真是强呢。

拉克斯深吸一口气,蛇身消失变成人类的身体。这个时候的她在外人看起来恐怕是一位绝代佳人了。拉克斯正要考虑是否去追的时候,一把讨厌的声音吵了起来。

“拉克斯小姐,你怎么受伤了?”

一位穿着黑色紧身衣,浑身肌肉的肌肉男很紧张地跑来。

拉克斯眉头微微一皱。

“索拉迪是你啊。你是不是又跟踪我!?”

那位索拉迪看到拉克斯似乎生气的样子笑嘻嘻地道:“我这不是担心你么。哪里受伤了?哪里痛了吗?要我帮你舔舔吗?很快就会好的哦!”

拉克斯一副极其厌恶的样子:“谁要你舔啊!你这条色狗!”说着忙把身体离索拉迪远点。

索拉迪紧跟不放,对着拉克斯胸部流血的部位真要舔上去,拉克斯“呀”地大叫一声一脚把索拉迪踢开赶紧开溜,索拉迪一点都不觉得不高兴,反而非常恶心地陶醉了一番后也赶紧追了上去。

路人癸被不知什么东西拉着跑,只觉手上传来软软的暖暖的触感,但是他现在的状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空余时间去体会体验这样新鲜的感觉。

突然胃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吐出来一样,路人癸呕吐了。

带着血的脏物。

呕吐过后,路人癸的脑袋才开始运转起来,眼睛也开始清晰起来,头脑中晕乎乎脑浆纠结的感觉才舒缓开来。

路人癸第一眼看见的居然是鞋子底下还有只手,怪不得刚才跑起来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协调……

喂喂,这种状况一定害怕才对的吧!应该会大叫一声“靠!你妹啊!啥子哩!?”才对的吧!

路人癸只是倒吸了口气。这时候一把大剑直插下来,路人癸吓了一跳,定眼一看才发现剑插在那只鬼怪的手上,那只手接着就变成粉末消失无踪了。

“是我救了你耶!好好感谢我吧!”

路人癸随着这甜美的声音抬头一看,只见天籁双手叉腰,挺着说不上是胸部的胸部,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微微笑着。

真是超级遗憾的,我居然会觉得可爱………..真差劲。

“哦、哦。你还在啊。”

路人癸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与神魂荡漾随口说了一句。

“什、什么‘你还在啊’!你这是在跟救命恩人说话吗?!你这样的语气根本就是在跟一个毫无存在感可言的配角说话耶!”

“啊……那、那谢谢了。“

“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喔!“

“真是非常感谢活泼可爱魅力无敌的你救了我的生命。“路人癸站起来向天籁深深鞠了一个躬一边说道。

天籁一副理所当然自我满足的样子满意地点点头。

“令我可以吐几口血还不至于死掉。“路人癸把话说完。

天籁在几秒后笑容僵住,用脚猛踢路人癸。

“你这是在谢谢我还是在损我啊!“

路人癸等天籁踢完后,先是摸摸额头,看看是否发烧,然后叹了口气到:“好了,我可以走了吧。“

天籁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望着路人癸,口中只发出“啊”的一声算是说可以的声音。

终于回到了这个三次元的世界。

路人癸从始至终都没有告诉天籁他的名字是什么,她没有问,他也不想说。就连读者也不知道路人癸的名字是什么。

就好像路边的一块石头那样,根本不需要知道它的名字。或许就算是知道了也根本毫无意义。

双手插在衣袋中,又像往常一样,以冷漠的表情,冷漠的眼神,面对着这个冷酷的世界。

眼睛一直望着前方,周围所有的东西都无法提起他的兴趣,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吸引他的注意。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位背上背着一把巨剑的娇小美少女,长长的金色秀发随风飘着,绯色的夕阳光芒使他们的身影重叠起来。

除非注明,本博客所有内容 由 秒速340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未本地化版本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最后更新于 2021-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