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幻夜空天策—第一卷:什么都没有的世界(三)

发布于 2012-10-28  40 次阅读


03

残阳如血,雨后的夕阳都是特别的可爱的,可是,路人癸并没有因为夕阳的可爱而停下脚步。

就这样冷冷地,静静地走着。

长道远远延伸,似乎毫无止境却又能看得见尽头。大概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可望不可即”吧。

在这样的旅程中,时间对于路人癸来说几乎是静止的。他特别喜欢在这种几乎见不到人的地方慢慢地走,可是,这次却稍稍有所不同。

路人癸无论怎样的对外界毫不感兴趣,还是发现所有路过的人都会忍不住往这里多看几眼。

奇怪。非常奇怪。

虽然自己的样子长得还算可以,但也总不至于会令这么多人的眼睛停留的吧。

况且自己全身散发着这种“不要靠近我”这样的阴暗气息。

低头看见夕阳将自己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影子也被拉得好长好长…….

大概还有名为“好奇”的感觉还未尝完全消失吧。路人癸驻足转身回头。

“呀!”“嘭。”“嘶….”

三种不同的声音分别响起。

天籁整个娇小的身躯都撞进路人癸的怀里,后背上的阵环玄封剑正好撞到路人癸的额头。

除了额头的疼痛外,怀里感觉软软的暖暖的,有股诡异的感觉涌上来。路人癸心里面也不知道为什么马上就知道散发出这种气息的主人了。

是甜美甜美还带有种奇特幽香的少女气息。

“……….”

路人癸在知道这家伙是谁后的一瞬间就连忙后退几步。就好像怕跟她靠近的久一点就会被传染上禽流感一样。

“好痛!”

天籁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鼻子。

“…………”

路人癸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说什么。是应该道歉?可是明明是这家伙靠的太近的缘故吧!车要保持车距,路人也要保持人距才对的吧!

“你为什么突然停下啊!撞得人家的鼻子好痛哎!”

天籁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内充满泪水,看来似乎真的很痛。

不过,这个样子也挺可爱的嘛。路人癸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近似乎变态的想法。

“你不要忘了你那把剑也撞得我额头好痛。”

“那你就找“穆特卡雷斯”关我什么事啊!”

“哈?”

话说“穆特卡雷斯”是什么东东来的……..先不管了。

“既、既然大家都很痛那就算扯平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点紧张起来的…..错觉?

“明明是我的鼻子比较痛嘛!”

“喂喂!为什么就你的鼻子会比较痛啊!你这是什么理论啊!”

“这是“天籁大人鼻子最痛伟大定理”的说!”

“这是什么神定理啊!我怎么没听说过的啊!明明就是你自己才刚刚胡乱编出来的吧!还有那个‘的说’是怎么回事啊!cosplay乌贼娘还是古河渚啊!能吐槽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呜呜呜呜~~~~~~~”

可恶,居然使出最无赖的一招。路人癸认为这是女孩子耍无赖的最好绝招了,当然这只是对他而言。

“哎?”

路人癸开始不知所措,非常尴尬,什么冷酷的表情冷冷的眼神之类的东西早就不知道上哪间青楼快活风流去了。

真是不给力的“冷”啊!

路过的人由观望变得开始聚集过来。糟糕,这家伙再哭的话本大人就会被误会成诱拐萝莉欺负未成年少女的吧!

然后被“见义勇为”的大哥大佬们捉起来拖去警察局,最后被判定“诱拐未成年少女意图强奸未遂”罪关进监狱一辈子。

“你你你你别哭啊!”

路人癸在众目睽睽下满脸羞红,慌张的不得了,两只手不知道应该怎样做而晃来晃去无处可放。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

“欧尼酱欺负人!”

哈?!!

“什么欧尼酱,妹妹你日漫看多了,那是大叔好不好。”

喂喂!你这妹控谁啊!我大叔?!我像大叔么!?虽然我确实有好几天没有刮胡子…….

“该不会是诱拐未成年少女吧!”

“最近电视上常说有不法分子诱拐未成年少女用来做一些很过分的事哦!”

“居然在大庭广众下诱拐萝莉这也太大胆了吧!会不会有后台的?是哪个大官的小三的儿子还是远房亲戚之类的?”

诱拐你妹啊!

“那位小妹妹你放心吧,如果他敢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我们会帮助你的。”

不好你姐啊!你姐就不好!

再这样子下去就没完没了的了,搞不好真会被关进牢里啊!

“喂喂!你快点跟他们解释啊!说我根本就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

天籁无动于衷。

好吧。

“我认输了天籁大人。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在下吧!”

天籁立即不哭了。真跟水龙头一样说停水就停水啊。再看看这家伙的脸,白皙柔滑,哪里有哭过的痕迹啊。

“哥哥!还我嘛!还给我嘛!”

天籁居然认起哥哥来了。路人癸忍不住心跳急速加快,但脸上一片茫然。

只听路人们道:切,原来是兄妹吵架啊。

喂喂!你们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不屑语气是神马意思啊!

没错,这里的社会确实是已经和谐到人们都唯恐天下不乱的地步了。

路人癸这才明白天籁为什么突然叫自己哥哥。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那甜美的声音叫自己“哥哥”的时候,路人癸真的有种难以名状的奇妙感觉。

“哦、哦。”路人癸也装起哥哥来。“回、回家之后我就还给你吧。”

路人癸当然想赶紧离开这种奇怪的状况。

“可、可是…….”天籁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可爱的小脸蛋泛起少女特有的羞涩红润。

你突然脸红什么啊!路人癸心里吐槽道。

“哥哥不现在还给人家,那、那人家怎么好意思走路嘛!”

刚要散去的路人们被天籁的话带起好奇心又返回来。

“哈?”

你究竟在想我拿了你什么啊!路人癸拼命给天籁打眼色。

天籁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哥哥拿走人家的…..拿走人家的…..真是的,不说了啦笨蛋!!你让人家怎么说嘛!!“

好萌!

相信众位路人都是这样的想法。甚至已经有人露出猥琐至极的样子了。这个不是重点。

没事在我面前卖萌干嘛啊!路人癸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位很讨人厌的路人声音又响起:“小妹妹你那个变态哥哥他究竟拿走你什么啊!“

真想揍他一顿。把他先抽几十遍再放些盐上去敷他的伤口,然后再涂些蜜糖上去让蚂蚁爬满他全身咬,接着把他的手筋脚筋全部挑断吊起来鞭尸,凌迟处死,杀死再杀。

路人癸这个时候当机立断,立即将天籁抱起。

“呀!”天籁明显被吓了一跳,本来装作脸红的样子现在真的红了。

路人癸豁出去了:“既然你不好意思走路我就抱你回去吧!”

出乎路人癸的意料,天籁竟然乖乖地点点头,缩在路人癸怀里任由他抱。那副想拒绝又不拒绝的样子真是超可爱的。

总算是逃出那个糟糕的状况了。

这家伙轻飘飘的一点都不重,路人癸虽然没有什么运动神经,但是还好能抱着她坚持了一段路程。见四周没有什么人了,路人癸将天籁放下来。

“我说,你刚才究竟在想说我拿了你什么啊。”

“哎!”天籁一副害羞的样子,“没没、没什么。”

“…………..”

路人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对了,你跟着我干什么啊。”

“是穆特卡雷斯对你有兴趣啦!”

“就说‘穆特卡雷斯’是什么东西来的啦!”

“就是这把阵环玄封剑啦!”天籁指指背上的大剑。

“我说你背这么大把的剑不觉得重的么。”

“你刚才抱着….抱着人家的时候不也不感觉剑的重量么。”

天籁说到“抱着”的时候表现出的少女的羞涩神情令路人癸忍不住脸上又红了起来退后几步。

“就是说因为你的缘故所以剑变轻了?”

“嗯。”

“真是把奇怪的剑呢。”

“这是爷爷留给我的唯一一件礼物。”天籁神色似乎突然变得有点悲怆。

“你爷爷他……”

“他…走了….只留下这把剑,说是给我的生日礼物。”

是因为夜色太重了吗?无法看清天籁脸上的神色。

“抱歉。”

“没关系的哦。”

居然有人用“剑”来当做生日礼物送人的………路人癸内心深处第一次对人露出真实的情感。

“你说这把剑对我有兴趣?”

“骗你的…..”

“额…………”路人癸差点往后就倒。欺骗我纯洁的感情。

“我才、才不是因为刚、刚才多亏你吸引住拉克斯的注意力我才能够有足够时间聚集力量逃出来的,我却还说一些很任性的话而来跟你说对、对不起的呢!”

“………”喂喂,我说这叫卖萌吧……

被她这么一说,刚才心里还有的一点怒气、不爽也全部烟消云散。

“你的道歉我接受了哦!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跟着我到这里?”

“哎?人家才没有向你道歉什么的.…..嗯………”天籁脸上有点不对劲,似乎有些担心,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又似乎有什么心事没有说一样。

“对了,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音川天籁哦!你叫我天籁好了。”天籁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又变得活泼开朗起来。

“哦、哦。”路人癸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啊…名字啊,我的名字啊。是呢,我叫游星。”

“啊啊啊啊!”天籁一脸夸张的惊讶指着路人癸…不对,是游星,“你你你你你你你是游星?!!”

游星很奇怪,难道天籁在很久以前就认识我?她是我小时候的青梅竹马?我由于某些原因得了失忆症而已,天籁现在就是来找我继续前缘的?然后发生非常青春非常幸福非常H的活泼动人的乱七八糟的日常生活?!!!哎呀呀,这样神奇的动漫老旧剧情怎么可能出现在我身上呢。我怎么可能会抱有这种幻想的呢,哈哈哈哈。

“你你你是不动游星,游戏王大人!!!!!????”天籁超级吃惊的样子。

似乎有个很不得了的误会呢。在游戏方面我可是菜鸟呐,哪能称得上游戏王呢。

“不、不是啦!这又不是动画片…….”

“这是轻小说吧!有这种可能的吧!”

话说这真的是小说来的么……还是那么高级的轻小说?别逗了天籁大人。

“真的不是啦!”

“是喔。”天籁似乎很失望的样子。

真是对不起啊,我就是个什么都算不上的家伙而已,跟不动游星相差十万八千里啊。像我这样的家伙…….

天色慢慢变得黑暗。对于游星来说,天色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这么黑暗的吧。根本就没有理由在意的才对。

“啊,对了。这么晚了要我送你回家吗?”游星终于知道自己这次为什么在意起天色来了。

“唔唔。”天籁摇摇头。“不用了,我认识路的啦。”

天籁右手耍了一下,如同变魔术一样,一部粉色的类似手机那样的东西出现。大概有诺基亚N97那样的大小吧,一端还挂着一个小小的公仔。

“看。”天籁将她的“手机”拿过来给我看。

只见屏幕发出的光形成立体影像,将整个市区的详细情况都全部立体显示。真是够NB的手机啊!

“这是哪个国家产的。”游星发觉自己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可能是什么国家产的吧。

“我也不知道耶。”天籁老老实实地说。“我从家里逃出来的时候在家里的仓库随手拿的。”

额…..你家的仓库是制造手机的么…..这个吐槽游星没有说出来。

既然她都拒绝了,游星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好由她去了。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游星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似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他的内心告诉自己:这个….不是我!

“嗯!”天籁很有精神地回答。脸上的红晕以及那甜美的微笑,看来她似乎很愉悦。

“啊,对了。”天籁正要回去,游星突然把她叫住。

有些东西真是让人很在意。

“什么?”天籁微笑着望着游星。

“那个…那个…你那个时候说我拿了你什么…..你究竟是想说的什么啊….”

“啊?那、那个啊…..”天籁脸上突然红了起来,“一、一定要说吗……”

“嗯。”游星很认真地听着天籁的回答,“我有点在意。”

居然令平时的样子就这么可爱的她露出如此可爱的羞涩表情,实在是很让人在意,不问个水落石出死也不瞑目的。

“就就就就就就就是…….就是人家的小K….嗯!真是的!不说啦笨蛋!你要人家怎么说嘛!!”天籁脸红的非常可爱,忙转过身逃也似的跑掉。

游星望着天籁跑去的可爱背影,突然想到什么。

“咳咳咳……”游星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得要死。

除非注明,本博客所有内容 由 秒速340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未本地化版本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最后更新于 2021-10-30